文化

党日活动“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在宁乡南轩中学举行

(张祖军 赵小林)2021年10月10日,中共宁乡市张浚张栻思想研究会支部委员会、中共宁乡市南轩中学支部委员会联合举办“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主题讲座党日活动,活动地址在南轩文化园四德堂举行。

参加本次讲座的单位领导有:张浚张栻思想研究会张龄、张进生、张拥军、张泽红、张祖军部分党员、会员,巷子口镇基地校龚尚为、南轩中学赵小林、沈向阳及全体党员、老师,长沙海斌酒业有限公司、向日葵爱心会、仁心齐服务中心等近100人参加了党日活动,巷子口镇基地校吴明元主持讲座。讲座由张浚张栻思想研究会秘书长张筱林详细解读了共产党员网推出的“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详解版)的释义,认真学习了共产党员网对张良、张浚、张栻的生平、事迹和评价。

讲座首先介绍了三位历史人物的基本背景:张良(?—前186年),字子房,颍川城父(今河南郏县)人。秦末汉初杰出谋臣,西汉开国功臣,政治家,与韩信、萧何并称为“汉初三杰”。先辈在韩国任过五代韩王之国相。力劝刘邦在鸿门宴上卑辞言和,保存实力,并疏通项羽季父项伯,使得刘邦顺利脱身。凭借出色的智谋,协助汉王刘邦赢得楚汉战争,建立大汉王朝,帮助吕后之子刘盈成为皇太子,册封为留侯。精通黄老之道,不恋权位,晚年随赤松子云游四海,汉高后二年(前186年)去世,谥号文成。汉高祖刘邦曾在洛阳南宫评价他说:“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

张浚:字德远,号紫岩,封魏国公,谥忠献;宋中兴名相、抗金统帅、民族英雄、帝王之师;为南宋伟大的爱国主义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外交家、社会活动家,易学大师;道家封兴国神、十七世文昌帝君;配享宋昭勋阁、明、清历代帝王庙。

张栻:(1133年—1180年字敬夫,号南轩,封华阳伯,谥宣。南宋伟大的爱国主义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和教育家、易学大师;创立城南书院,接管碧泉书院,主管岳麓书院,为南宋文化复兴领袖,著名的理学宗师、道学宗主、岳麓书院著名山长,蜀学和湘学代表人物、湖湘文化奠基人,百世之师,帝王之师、惟世之模;继周公、孔子、孟子后第四位获得“天之道”的圣贤,从祀孔庙。

二是进一步深入解读“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详解版)的释义

“张栻这个人,现代的一般听众可能并不太熟悉,不过做两点提示,大家对他的兴趣和认同就一定会油然而生。

第一点是他的家世。张栻的远祖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西汉开国功臣留侯张良;父亲是南宋名臣、抗金派政治领袖右相张浚。这两个人,不但在身前大名鼎鼎,身后也是万古流芳。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很容易就会把自己放在那条最优秀的民族文化的系统之中,这就是古人所谓“家声”的影响力了。

第二点,是他的学术成就和巨大的影响力。张栻的学问自成一派,当时与朱熹、吕祖谦齐名,时称“东南三贤”。他于宋孝宗乾道元年(1165),主管岳麓书院教事,从学者达数千人,初步奠定了湖湘学派规模,成为一代学宗。我们现在一般人在南宋理学家中只知道朱熹,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明清统治者指定朱熹所修撰的《四书章句集注》为科举考试的标准教材,若论学术建树,张栻其实并不在朱熹之下。“

“张栻的著述很多,如《论语解》《孟子说》《南轩易说》《南轩先生文集》《诸葛武侯传》《南岳倡酬集》等。在这些著述中,《论语解》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它开始撰写于乾道三年(1167)前后,成于乾道九年(1173),故又名《癸巳论语解》。该书著于不惑之年,是张栻思想成熟期的代表作,是研究其经学和理学思想的重要著作。”

“具体到“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这句话,则是张栻在《论语解·序》中谈到知与行也就是认识与实践的关系时而发的。知有精粗,必由粗以至精;行有始终,必自始以及终。但随着认知水平的提高,实践的能力也会有一个逐渐的提高。认知和实践,就是这样一个相互需要、相互激发的关系。“

“认识到的理论只有运用到实践中去,指导实践的发展,才能体现其价值。反之,实践又会使人们产生新的认识,促进认识的发展。人类社会就是在“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循环往复中不断前进的。“

“张栻的判断,实际上包含着这样几层意思:第一,他首先肯定了以二程为代表的“知在行先”这个流行说法的合理性。第二,在承认“知常在行先”后,张栻又特别强调了实践对于认知的重大作用。第三,张栻还指出,实践会促成认知的提升,而提高了的认知,反过来又会对实践产生更高的指导作用,这就是所谓“知之深则行愈达”。“

“知与行的关系,是中国哲学史,特别是宋明之际的哲学家们经常讨论的一个重要内容。”

习近平总书记是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引用张栻这一番话语的。讲话总结了九条改革开放40年得到的宝贵经验,这九条宝贵的经验,正是马克思主义原理与中国改革开放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没有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认知和尊重,中国的发展就会偏离社会主义的方向;没有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发展也就失去了源泉活水。这之间的关系,正是对张栻“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的完美印证;而传统文化所蕴含的智慧与活力,也藉此得到了彰显。

三是讲解了什么是湖湘文化及理学之乡的深层次内涵。“南轩文化园”更是湖湘文化的形成与体系成熟之地,张栻在父亲死后,辞官不做,为父亲尽孝守墓三年,并在距父亲坟墓不远处创办了南轩书院。这个时期更是其经学理学思想完成了系统化工程,伦理学思想完善并透彻清明,以“性本论”为主体的哲学体完全成熟,“湖湘文化”完整精僻的归纳成了极具湖南地域特色且是完整的“哲学文化形态”,岳麓书院老院长、张浚张栻思想研究会的首任会长陈谷嘉教授第一个也第一次于1996年在《岳麓书院名人传》的第26页中正式将这一“文化形态”命名为“湖湘文化”。 湖湘文化是宋代湖湘学派形成后所出现的颇具湖南地方特色的区域文化。任何一种文化形态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哲学理论体系基础上的,哲学是时代的精华,是人类文明史发展的基础,举凡一种文化的出现都要以哲学变革为先导。同样,社会主义文化也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指导和辐射的成果,没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理论基础,不可能有社会主义文化和优于以往历史上任何文化的社会主义文化体系和形态。在南宋时期,湖南出现了以张栻为代表的哲学流派即湖湘学派,也是湖南有史以来的第一个颇具地方特色的哲学学派。以“性”为宇宙本体的湖湘学派,既与程朱理学流派有别,也与陆九渊心学派相异,并与张载的气本论理学不同,在理学中独树一帜,当时有“湖湘学最盛”之称。没有张栻性本论哲学体系,就不可能有湖南文化大发展,更不可能有区别于传统楚文化的湖湘文化形态的出现。为什么湖湘哲学在理学中独树一帜呢?就在于它提出“性”是宇宙的本性,宇宙本体既不是“理”,也不是“心”或者“气”,而是“性”。没有张栻性本论哲学体系,就不可能有湖南文化大发展,更不可能有区别于传统楚文化的湖湘文化形态的出现。为什么湖湘哲学在理学中独树一帜呢?就在于它提出“性”是宇宙的本性,宇宙本体既不是“理”,也不是“心”或者“气”,而是“性”。

宁乡、巷子口、官山自有张浚、张栻、易袚以来,发展而形成了宋代文化、经学、理学伦理思想文化,继面始得湖湘文化成熟并形成,遂成为“湖湘文化发源地”,逐步有了响当当的“宋文化之乡“、”经学之乡“、“理学之乡”、“石桥之乡”、“状元故里”、“天下湘商第、“湖湘文化发源地”等美誉。故后世得“龙凤呈祥之胜”,更为“湖湘文化之源”,过长桥时话龙塘,见面桥上会诸贤,潭州惊才典状元,十里一铺隆湘商,大成门开旺财喜,天下湖南人崛起。始有了清末杨度“若道中华国亡,除非湖南人尽死。”的警句,也才有敢为天下先,重才亦重财的天下湘商。“善理万事继绝学,知行天下承南轩”

共产党员网对南宋张浚张栻英雄父子评价很高,这是还原张浚中兴名相、抗金领袖地位,恢复张栻南宋理学领袖地位的历史本来面目。揭开了被雪藏近千年的历史真相,共产党员网的这篇文章就是最好的证明。

此次,中共宁乡市张浚张栻思想研究会支部委员会、中共宁乡市南轩中学支部委员会联合举办举办的“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主题党日活动,是宁乡市宣传道德修养,重视人格培养的一次主题尝试。他将鼓励我们去实干兴国,知行并发,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力量。